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松的博客

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伴的“十字绣”  

2010-02-20 21:01:39|  分类: 情感码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老伴的“十字绣” - 寒梅 - 寒梅傲雪

    最近,老太婆迷上“十字绣”,一边帮儿媳做生意,一边忙里偷闲,做她的“十字绣”。她考虑自己的老花眼,绣太细致的花鸟一类有困难,就选了三个大字:“福满堂”。

   有人对她说,这您也得绣两个月。可是她对我说:“两个月,我还绣它干什么?现在是腊月十几日,我保证过春节的时候挂到墙上。”

   老太婆的话,别人不相信,可我相信。因为我知道她有一手娴熟的针黹功。年轻时就喜欢绣花。母亲会剪花,她会绣花。那种绣花,要自己配彩色的线,色彩的配置,过度,都要自己设计。针法细密,多变。比现在的“十字绣”复杂得多。孩子们小时候的鞋帽上,凡能绣花的地方,她一定要绣上非常漂亮的花。

   那个年代,脚上穿的袜子都是棉线的,很不结实,所以一般都要绱袜底。她納的袜底很结实也很漂亮。纳袜底的针脚都有一定的图案,袜底的中心总要修一朵漂亮的花朵。

   我们结婚后,我在外地工作。她在家里,总要给我准备十几双新袜子,都缝上她纳的漂亮的袜底,够我穿一学期的。每当我回到学校,穿上那些绱袜底的新袜子,跑步哇,打篮球哇,都感到特别的舒服。

   她为孩子们绣了多少花,给我纳了多少袜底,现在也说不清;她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,现在也说不清;那密密麻麻的针脚,也无法计算。但是,那不可计算的一针一线,针针线线,应该是寄托了一位母亲对子女的深情的呵护和对丈夫的缕缕思念、牵挂的柔情吧!这珍贵的情意象一根细细的丝线,一直牵着我和孩子们的心,到了晚年的我和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女们,才觉得这跟丝线变得越来越清晰,

······

    老太婆说话是算数的,在别人看来要两个月才能做完的事,她真的两个星期做完了。字画在春节前,已经端端正正地挂在了客厅的正面墙上。老太婆看着“福满堂”三个大字,会心地笑了。这笑容,也许是她对自己两个星期的劳动的满意总结;这笑容,也许是她认为“福满堂”这三个大字,恰好地概括了她几十年如一日操持的这个家的温馨内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